仪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仪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申纪兰的多重符号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2:33 阅读: 来源:仪表阀厂家

申纪兰的多重符号

83岁的申纪兰是中国政坛一个传奇。  每年的两会 ,老太太身着白衬衫、黑外套,趿着一双黑布鞋,脸上爬满皱纹,都是一副朴实的模样。今年有些不一样。一些网民发现,以申纪兰命名的多家公司,广泛涉猎于地产开发、新能源、饮料等热门领域。  申纪兰,一位从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就当选为代表的普通农妇,何以能够创下连续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会议的纪录,她是否真如宣传的那样,毫无私利,抑或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利用特殊身份“圈钱”呢?  当网络舆论喧嚣时,记者赶赴申纪兰的家乡西沟村调查其商业经历。  劳模申纪兰  坐汽车从太原到长治走太长高速需要3个半小时,长治到平顺县城需要1个半小时,再坐10来分钟乡间大巴就到了西沟村。西沟村位于太行山余脉的山坳中,申纪兰的家就位于山麓。  1929年,申纪兰在这里出生。她只念过小学。西沟村老一辈印象中的申纪兰大抵是个身穿老粗布,肩扛锄头的农民形象。但她的命运在24岁那年出现了神奇的拐点。  1952年,申纪兰加入村合作社并当选为副社长。当时的妇女不下地劳动,申纪兰就动员村里妇女参加劳动,实行男女同工同酬。  1953年,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报道了西沟村生产合作社妇女争取同工同酬的经过,申纪兰一夜成名。  同一年,她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之后担任过平顺县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从普通的农村妇女一路走来,申纪兰受到过毛泽东、周恩来、李鹏、胡锦涛、朱镕基、薄一波等多位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如今,83岁高龄仍在发挥余热的申纪兰,遭遇到不少质疑。  有人说,她的家人都是官二代。本报记者确认,申纪兰有三个儿女,大女儿张李珍现居邯郸,在一家军医院担任主任医师,享受少将待遇;儿子张江平现任长治市粮食局党委书记,曾任《长治日报》纪检组长;小女儿张江娥是长治市市政工程处的普通职员。  对于官二代的说法,女儿张李珍很生气,她说:“我跟弟弟都是当兵出身,我18岁当兵,完全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  儿子张江平为此还怨过母亲。张江平农业户口当兵复员后不能安置工作,母亲没有帮忙安排工作,后来他自己考进长治市郊区某武装部工作,一干就是6年。当时也给母亲说过他工作问题,后来母亲给他明确表态“工作要从基层干起,不能去帮什么”。  又有人说,“申纪兰做生意谋私利”,“申纪兰拥有5000万的个人资产”。  张李珍说:“不可能,她每个月有政府发的几百元生活补贴,她所办企业都是集体的,我们兄妹每年都会给她钱花,她不需要那个钱。”  在1983年卸任省妇联主任后,申纪兰曾闯入商海,所有的质疑或许与此有关。但申纪兰在自传《忠诚》中说:“还有公司来聘我,一个月给我发几万工资,就为让我替他们跑车皮,拉项目,打通关节。他们都看错了我。”  三十年时空变幻,申纪兰似乎有自己坚定的信念,她自己不从村办企业中拿一分钱,还将个人的商业价值无偿地让渡给村委会。  第一次“经商”  1983年,申纪兰从山西省妇联主任的岗位上退休,但她没有在太原安享晚年,而是重返西沟村。  这与西沟村的贫困有关。该村所在平顺县是全国著名贫困县,全村2100多人,退耕还林后,人均耕地只有一分半,光靠土地上种的庄稼连养家糊口都难。  在这一年省劳模会上,申纪兰认识了冶金部的一位工程师,工程师建议上个硅铁厂,周期短、见效快、工艺简单,适合西沟干。  此时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张江平回忆说:“母亲办企业的想法受当时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的影响。”  1984年全国劳模座谈会上,申纪兰结识了河南七里营刘庄的史来贺、天津静海县大邱庄的禹作敏。二人当年风头正健,尤其大邱庄通过创办集体企业,很快成为“中华第一亿元村”。申纪兰曾带着村干部到刘庄、大邱庄考察学习,寻找项目。  外出考察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项目。申纪兰就找到当时在平顺侯壁电厂当领导的西沟人秦书勤商量办铁合金厂,后者表示西沟可以办,“每吨2000多元,有一半的利”。  筹集资金、找原材料,前后三年的准备。1987年11月8日,西沟铁合金厂正式点火生产。在点火前一天,申纪兰和大家一起背着几十斤重的电极弧装炉,从下午一直干到半夜。  据王根考、周建红等多位村干部称,铁合金厂最初是与平顺侯壁电厂合资兴办。一年后,平顺侯壁电厂退出就变成了村集体的全资村办企业。  在企业经营困难时,申纪兰曾被迫向政府要过资金支持。  1995年,当时西沟乡党委书记李培林得知国务院副总理姜春云要到西沟调研的消息,让申纪兰开口向姜春云副总理“要钱”。申纪兰起初并不愿意开口,但是李培林说:“申主任,你不用要,就说说困难,具体项目我们报。”  无奈之下,申纪兰向姜春云副总理说道:“西沟的山变了,有树了;河变了,有地了;就是上个企业办不成,引资引不上,合办没人来。”当时随行的财政部官员很快答应给500万无息贷款。  虽然有了资金上的支持,但是西沟村办的第一个企业铁合金厂的发展却一直磕磕绊绊。  “刚开始运转很好,市场好,第一年纯利润120万元”,“从第二年开始,效益就不太好了”,在铁合金厂当过3年会计的王根考记得,申纪兰要亲自出去跑销路。她的面子和影响,有时候还是管用的。  长治钢铁厂先是买产品,后来干脆承包了这个村办企业一两年。1996年,村子又重新接管经营。虽然厂子规模扩了多次,可西沟首个村办企业的现状还是令人有些忧虑,王根考说:“产品一直在调整,炉也时停时点,去年才给村委会交了十几万元,效益远不如从前。”  王根考现已担任西沟村党委书记,他说由于生产规模较小、效益差、环保措施落后,首个村办企业的前景并不乐观,现在四个炉只点火了两个。  申纪兰的多重符号  “纪兰饮料”的成功  “铁合金厂的磕磕绊绊,让申纪兰不得不再想项目,另办新厂”,山西纪兰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斌说。  为了办新厂,申纪兰曾说,“有些地方我说话比你们起作用,需要我出面我就去。咱是为发展又不是弄腐败,不丢人。”  1994年,申纪兰带着村干部找到当时山西介休市的焦炭大王安泰集团老总李安民 。李是全国政协委员,当地著名民营企业家,找李安民就是为西沟找资金上项目。  李安民热情招待了申纪兰一行,问西沟有啥资源?  申纪兰说:“树多,核桃树特别多,我们西沟村有三万株核桃树。”  李安民当即建议从北京请来技术人员,搞核桃深加工,安泰出一百万资金办个核桃露厂。而当1997年核桃露厂开始投产的时候,李安民问申纪兰:“这个核桃露叫什么名字?得有个牌子,像商标一样。”  申纪兰想叫西沟核桃露,这是村子的名字。李安民考虑到全国其他地方也有叫西沟的,建议取名为纪兰核桃露。  申纪兰不同意,“核桃露印上我的名字那成甚了?这核桃露要是卖到全国,到处都是我的名字像个甚呀?”  李安民解释,“用你老劳模的名字,是让大家喝起来放心、踏实,你是全国劳模,这么多年的人大代表,又是在为西沟人办事,你的名字用上最好了,也是艰苦朴素的象征。”  后来申纪兰才想通,“我不比明星长得俊,但我这个人靠得住,打纪兰牌就是打诚信牌。”  1995年3月,山西安泰集团与西沟村合资注册了山西安泰纪兰饮料公司,注册资本150万,纪兰饮料厂就此诞生。  记者调阅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的股东情况是,西沟村委会出资45万,持股30%,安泰集团出资105万,控股70%,申纪兰是法定代表人,并担任董事长。虽然安泰集团控股比例大,但公司成立章程中规定的分红却是西沟村七、安泰集团三。  当时李安民就不想赚钱,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西沟村脱贫致富,担任过纪兰饮料厂厂长的王根考说,“虽然申纪兰是董事长,而且产品打着申纪兰的商标,但是她既无股份也不从公司领工资。”  起初并不太懂市场的申纪兰,为了能让厂子生产的核桃露卖出去,多次带人在长治街头做广告宣传推销产品,通过努力把产品打进了太原、长治的超市。  1998年,山西安泰纪兰饮料公司捆绑资产入股山西省第一家饮料集团山西夏普赛尔集团,组建山西夏普赛尔纪兰饮料有限公司。其股东分别是山西夏普赛尔集团占30%、山西安泰纪兰饮料有限公司占65%、山西安泰纪兰饮料有限公司合股基金会占5%。  其后股东情况两次变更,公司名字也变更为山西纪兰饮料有限公司,股东分别是山西安泰纪兰有限公司合股基金会占5%,山西省政府投资资产管理中心占20.38%,山西安泰纪兰饮料有限公司占74.62%。  李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纪兰饮料公司股东的几次变更,都为企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公司的新厂房去年完工了,去年一年公司的销售收入1600多万,利润近500万,2004年我们纪兰核桃露被评为山西省著名商标。”  代言换就业  有过纪兰核桃露的经历之后,申纪兰再次输出自己的品牌。  1998年,山西纪兰商贸公司在太原挂牌。王根考说,该公司是西沟村张健、雷汉龙出去开办的公司,村委会、申纪兰都没股份,只是借着西沟、申纪兰的名义宣传,他们13年总共向西沟村委会上交400多万代言宣传费。  2010年,申纪兰再次成为形象代言人。在太原通往长治的高速路上、长治汽车站以及平顺县城等地的户外广告牌,乘客应会注意到申纪兰代言的襄子老粗布。  山西襄子老粗布有限公司长治分公司总经理刘绪桐对本报表示,邀请申纪兰做形象代言人,主要是产品品质与申纪兰“诚实做人、踏实做事”品格一致。且申纪兰是全国劳模、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在全国知名度很高。  该公司的一位员工还告诉记者,除了申纪兰与公司产品格调一致外,相比一些一线明星,其代言成本较低。  山西襄子老粗布有限公司总经理崔慧军表示,我们邀请申纪兰做形象代言人,并没有给她本人代言费。  记者调查了解到,山西襄子老粗布得到申纪兰、西沟村委会授权,可以使用申纪兰个人品牌做宣传,但每年要给予西沟村委会价值近30万的“代言费”(10万现金,100件四件套老粗布价值19.8万)。这笔钱并不经手申纪兰且申纪兰也不从中拿一分钱,而是直接划入西沟村委会账上。  此外,山西襄子老粗布还在西沟村办了一个生产基地长治市纪兰潞秀商贸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之前名称是长治市潞秀商贸有限公司,之后得到申纪兰、西沟村委会同意,公司名称变更为长治市纪兰潞秀商贸有限公司,与西沟村合作经营,西沟村为该公司提供生产用房,该公司在每一个会计年度终了后3个月内将其企业税后利润的30%支付给西沟村委会作为支付房屋租赁费用。  王根考告诉记者,该企业的“公司+农户”模式为西沟村提供了在家务工的机会,留守妇女既可在家做工养家,又可以照顾家中老小。女工到该公司领取原材料,每天可以织10几米的粗布,一米粗布5元,一个月可以赚1200-1500元。  王根考说,原本办厂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给村里走不出去的那部分人解决就业问题。其实不管是铁合金厂还是饮料厂,都是如此。目前这些产业的利润,只够维持自身运转,并不能充实村里的账户,直接让村民受益。  他还称,目前村办企业上交的红利主要用于帮助村民缴纳60%的合作医疗费、村上闭路电视费、六七十岁老人的补贴以及年终给每位村民发放一袋50斤面条。  虽然村民现在还没分红,但村办企业上交的资金却改善了村里的基础设施。不少村民表示,村里在申纪兰带动下,村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通了柏油路,建了多个公园。如今到西沟观光旅游的人也不少。  申纪兰个人虽然未从中获利,但她的烙印已经打在西沟村的各个角落。

哪个医院供卵不用排队

福贡牛皮癣医院

五个月可以打胎吗

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