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仪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其实是毁于一个车夫之手

发布时间:2020-12-25 04:14:12 阅读: 来源:仪表阀厂家

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其实是毁于一个车夫之手?

众所周知,当太平天国达到鼎盛阶段的时候,是一场兄弟相残的内讧葬送了这种鼎盛局面,搞得太平天国元气大伤。此后,虽又苟延残喘了几年,但基本上已是来日无多。因此,可以说是这场内讧搞垮了太平天国。

而导演这场内讧的竟然是一个车夫。

他叫陈承瑢,广西滕县人,从小以赶车为生。说起陈承瑢,大家可能没有什么概念,但他的侄子,地球人都知道,那就是威名赫赫的英王陈玉成。陈玉成是太平天国后期的中流砥柱,后来不幸被叛徒出卖,死的忠心耿耿。虽然是叔侄,陈承瑢却完全是另外一副德行。

年轻的时候,陈承瑢就是一根恶棍,吃喝嫖赌,无有不会,无有不为。有一次,他跟一个同乡赌钱,输了,却无力偿还,就说先欠着。一直拖到年底了,还没有还。可巧,除夕之夜,二人都去街上购物,碰上了。赶集遇债主,陈承瑢真有点点背。这下没话说了吧,还钱,可陈承瑢就是不还,耍起了无赖。然后二人便争吵了起来,很快便大打出手。

那陈承瑢身材短小,打架非其所长,就吃了亏。陈承瑢怀恨在心,回家憋了两天,在大年初三的拂晓,他操起一把杀猪刀奔向债主家,先是强奸了债主家出门打水的女人,然后冲进屋内,将尚在被窝熟睡的债主杀死。

犯下命案的陈承瑢无法在老家待下去了,他一咬牙,带着小侄子陈玉成加入了太平天国。

那陈承瑢可不是一般的恶棍,他聪明机警,八面玲珑,是个一触就动的机灵鬼,所以他很快得到洪秀全、杨秀清的赏识。混入了太平天国高层。1854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陈承瑢被封为天官正丞相,次年,又被封为兴国侯,佐天侯,作为中央高层人物,协助杨秀清处理太平天国国务。

然而,不久,陈承瑢就被杨秀清狠狠地打了二百军棍。这是怎么回事呢?其实,事也不大。一天,燕王秦日纲的一个马夫坐在府门前休息,正好赶上杨秀清的一个不着边际的叔

叔从身边经过,马夫没有按照太平天国规定的礼仪给这位东王叔叔行礼。结果,就这么点小事,闹到了杨秀清那里。杨秀清勃然大怒,要将那名可怜的马夫五马分尸,处以极刑。

这事做得有点过分,陈承瑢就站出来和大家一起仗义执言了几句,满心希望杨秀清会法外开恩,没成想杨秀清更加暴怒,将陈承瑢打了二百军棍,叫你乱说话。作为一名太平天国的高官,无端挨了二百军棍,陈承瑢那个恨,从此就深深埋在心里,总想伺机报复杨秀清。

1856年8月,飞扬跋扈的杨秀清以天父下凡的名义逼着洪秀全封自己为万岁。是可忍孰不可忍,身为太平天国老大的洪秀全非常难堪,丢尽脸面。陈承瑢觉得机会来了,就在一天夜里,跑到天王宫,对洪秀全说:“天王,东王要对你下手了。”洪秀全心里咯噔一下:是啊!近来,杨秀清是越来越嚣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其实,洪秀全对杨秀清早有猜忌之心。自从定都天京之后,杨秀清就以总理的身份将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牢牢地捏在手里,架空了洪秀全,成为太平天国实际的统治者。然而,他们毕竟是同甘共苦的战友,一起从腥风血雨中杀出来的兄弟,难道真要来个你死我活吗?洪秀全不是没有想过拿掉杨秀清,可一想到杨秀清是治理国政的一把好手,太平天国还真离不开他,又念及兄弟之情,也就忍了,而且是一忍再忍。可如今不能再忍了,因为对方已经举起屠刀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洪秀全当即相信了陈承瑢的“密告”,决定先下手为强。可是,天王宫的实力根本斗不过东王杨秀清,最好的办法就是召兵勤王。洪秀全想把统兵在外的韦昌辉、石达开调回来,收拾杨秀清。可如何将天王的密诏送到韦昌辉、石达开二人手里呢?他们又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东王府,而不被杨秀清发现呢?陈承瑢说:“这些交给我来办。”陈承瑢是杨秀清的助手,平时干的就是签发文件传达圣旨之类的事务,由他来将天王密诏传出去,自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于是,韦昌辉、石达开很快收到了洪秀全的密诏。包藏祸心的韦昌辉收到密诏后,心内窃喜,立即率领三千精兵秘密赶回天京。他也对杨秀清恨之入骨。9月1日深夜,韦昌辉率部来到天京城外。陈承瑢以东王将令的名义让守城士兵打开城门,放韦昌辉大军入城。然后,在陈承瑢的引导下,韦昌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进东王府。次日凌晨,杨秀清刚刚睁开睡眼,韦昌辉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凶相毕露的韦昌辉屠刀一举,就杀了两万多人,比杨秀清更加飞扬跋扈,最后竟然想杀洪秀全,终于被技高一筹的洪秀全给杀死了。

纵观这场内讧,完全是由陈承瑢这个车夫挑起来的。洪秀全虽然烦杨秀清,可并没有想到要杀他,杨秀清虽然野心勃勃,可也真没想去干掉洪秀全,他只想自己的权力再大一点。正是陈承瑢从中挑唆,一封密告,击起了洪秀全的杀心。接着,陈承瑢又将天王勤王的密诏送到韦昌辉手里,领着韦昌辉血洗东王府,大开杀戒,杀的天京城血流成河,杀的太平天国摇摇欲坠。

陈承瑢才是这场内讧的罪魁祸首。恶人终有恶报,由于杀人太多,陈承瑢这根恶棍很快便被洪秀全处死了。(来自旧闻新知的头条号)

淋巴结炎医院

广州市鼻子变白医院

青海省感染性急性小管间质性肾炎医院

贵阳市滑膜肉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