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仪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石家庄钢铁搬迁销售半径约束成为重要考量电源供电器

发布时间:2020-10-19 05:17:22 阅读: 来源:仪表阀厂家

石家庄市区以西70公里,井陉矿区。当出租车带着《证券日报》记者驶近矿区时,能明显感到空气浑浊了许多,一辆辆载货大车开过后扬起的烟尘,更是让人几乎睁不开眼。远处,烟囱里冒出的白色浓烟与灰暗的天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地上、绿化带上,都未能幸免地蒙着一层灰色的粉尘。

“从这往前一片空地几乎全是新厂区的地方,听说有2000多亩地,真够大的。”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向记者比划着,由于还没有动工,目前这块土地仍然一片荒芜,有的甚至还残留着未收的庄稼。

不过,矗立在一边的的焦化厂提醒来访者,这儿就是未来石钢的新家。

2014年10月17日,在迎来自己57岁生日之前,酝酿已久的河北钢铁集团石家庄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石钢”)的环保搬迁产品升级改造项目终于尘埃落地。石钢董事长王立平表示,年底前,搬迁项目将全面开工,计划将在三年内,将石钢迁至井陉矿区。

对于石钢的这一拔地而起的大动作,业内形容为:“河北省由此打响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第一枪。”其对整个河北省钢铁业的意义不言而喻——为钢企搬迁寻找一条可借鉴、推广的路径。按照此前公布的《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方案》,其中钢铁类迁改的便涉及首钢京唐公司钢铁厂二期、唐山渤海钢铁联合重组暨城市钢厂搬迁改造、石钢搬迁、武安围城钢厂退城搬迁等。

但不得不提的是,从国内甚至到国际上,至今未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成功的钢企搬迁案例。因此,石钢在钢铁行业低迷时期大胆搬家,也不免被打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争议的搬迁地

石钢搬迁方案显示,项目初步选址井陉矿区,距离石家庄市区约70公里,占地2100亩。

其实在厂址选择上,石钢最终敲定井陉矿区可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结合此前钢企搬家的例子,港口一直都是钢企的首选,而外界也一直认为黄骅港会是石钢搬迁的上上之选。黄骅港拥有非常丰富的铁矿石的码头和岸线资源堆场,将有效解决钢铁企业进口原材料供给的问题,同时也可以大规模降低物料运输成本,巩固成本优势。

事实上,在收编石钢公司前后,河北钢铁集团前董事长王义芳曾多次公开表示,石钢公司将搬迁至黄骅港。另有媒体援引河北钢铁行业知情人士的话称,石钢公司对河北钢铁集团最大的吸引力不是补充特钢产品,而是布局沿海钢铁基地的机会。

那么,石钢最终选择位于山区的井陉矿区作为搬迁地是出于何种考虑呢?

“钢企产品的不同对搬迁的要求也会‘因钢而异’,对普通钢企来说,由于是批量型生产,要考虑成本问题,所以产品销售半径至关重要,普钢产品的销售半径基本就在300公里到500公里之间;而特钢的产品附加值比较高,又是定制型生产,在销售半径上并没有像普钢那样受到限制,不仅如此,由于石钢的烧结环节就在井陉的鑫跃焦化厂,同时也要考虑到员工安置问题以及人才流失的隐患,所以搬迁到井陉也算合情合理。”河北冶金工业协会秘书长王大勇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向记者表示,选择井陉矿区作为搬迁地有待商榷,“钢企搬迁出于靠近原料和交通方便的目的,其趋势往往是城市到郊区,内陆到沿海,可是石钢选择井陉矿区虽然做到了远离市区,但是距离原材料却越来越远,这是与大趋势相背离的。而且目前华北地区环境承受能力已经到了羸弱的边缘,石钢的搬迁也只是将污染从市区转移到了郊区,华北地区的环境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加上企业员工未必愿意远走他乡跟随石钢搬迁,所以从这些角度看石钢的搬迁其实也是‘换汤不换药’,实际意义并不是很大。”

污染转移之忧

另一个广受关注的问题,是钢企搬迁是否会带来污染转移。

对于石钢的搬迁,石钢董事长王立平日前表示,新厂区位于山区中的一个盆地内,风速非常小,因此对石家庄主城区几乎不会产生任何影响。然而,如果对这句话进行反向理解,那就是如果出现污染,就很难扩散稀释。

事实上,本报记者在从石家庄去往井陉的路上发现,由于受到地区工业企业的影响,井陉周边环境可谓是充分的诠释了一个重工业区域所能展现的外貌。而石钢此时的入驻,无疑让人们对井陉矿区的环境更加忧心忡忡。

“工厂附近空气特别差,有时候不戴口罩都出不了门,在露天地方时间久了就会感到嗓子很不舒服,不过我就是干这个的,也习惯了。”一名焦化厂员工向记者表示。

略显意外的是,记者在询问石钢搬迁可能带来的环境问题时,当地居民更看重其带来的经济利好,而对污染相对宽容。

“石钢这次搬迁我觉得会使我们这的经济因此得以发展,而且能解决地区的就业问题。”王师傅向本报记者表示。而当问及对环境污染难道就没有担心,他坦言,“在这生活肯定也是比较担心环境污染,我们这的环境你也能看出来,基本上看不到晴天,这里的人基本都习惯了。石钢的搬迁会不会加重环境污染我觉得这取决于企业自身以及地方政府的监督能否到位。”

不过,分析师张琳向本报记者表示:“在钢企搬迁中造成污染转移,这是钢企无法避免的问题。之前首钢搬迁也使唐山地区的环境污染问题加剧,不过石钢在生产装备升级的前提下,污染应该能够得到控制,不会造成太大的民怨。”

而石钢方面也表示,新厂区将达到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和清洁生产一级标准,并实现污水零排放;吨钢综合能耗将低于国家钢铁规划能耗指标的要求。

日前王立平在被问及是否会出现污染转移时亦强调,在石钢搬迁的过程中,不光工艺技术装备水平要大大提升,环保设施也将全面升级,排放将力争达到国家规定的特别排放限值,基本实现“近零排放”。

搬迁首要前提:钱从哪来?

资料显示,石钢搬迁前产能年产铁为200万吨,钢260万吨,钢材260万吨,搬迁后这三组数据分别为200万吨、220万吨和200万吨。可见在产能上石钢奉行的是缩减产能的政策,这也与河北省近几年淘汰过剩产能的政策相得益彰。石钢方面也表示此次钢厂搬迁将要实行钢铁产能等量置换的政策。

不过搬迁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要花多少钱?钱又从哪里来?是否会给企业带来资金链的压力?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重庆钢铁(601005,股吧)。2007年重庆钢铁启动环保搬迁后,前期投入约350亿元资金,但600万吨钢铁产能形成后却遭遇市场寒冬,整个财务负担异常沉重。而截至今年6月30日,重庆钢铁负债率高达81%,远超上市公司正常水平。

对于石钢搬迁所需资金,目前并未有官方正式披露的数据。不过,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此前曾对媒体称,石钢搬迁大概需要300亿元的资金。

对于这笔显而易见将十分庞大的资金,石家庄市市长王亮在石钢搬迁签约仪式上表示,石钢搬迁意义重大,政府对石钢搬迁的支持,首先表现在政策上给予石钢最大的优惠,土地出让的所有收益,除了国家收取的以外,全部用于石钢的搬迁工作。

另据悉,石钢在与石家庄市政府、井陉矿区政府签订石钢环保搬迁产品升级改造项目合作协议的同时,也与建设银行(601939,股吧)河北省分行签订了银企合作协议。对此王大勇也表示,银行将为石钢的搬迁提供较大的资金支持。

分析师徐向春向记者表示,“石钢资金上搬迁后其原厂所在地通过土地置换可以为石钢的搬迁省去一笔不小的开支,石钢的特钢产品在行业内也是有一定的竞争力,其在汽车用钢上的技术也可以为石钢的盈利带来一定保障。”

石钢董事长王立平在之前接受采访时声称,石钢异地搬迁后,将通过工艺技术装备水平的提升等措施,将高端产品的比例从占比10%提高到一半以上,企业利润也要达到8亿元以上。

此外,王大勇也指出,石钢的搬迁并不等于完全新建一个钢厂,对于比较先进的设备只要能够继续利用,石钢也不会弃而不用,而且石钢的焦化厂就在井陉矿区,这也省去了不少的开支。加上现在钢价低迷,原料成本也低,这也为石钢的搬迁提供一个好的契机。

“可以说,钢厂基建的最佳时机往往就是在市场最低迷的时候。”王大勇表示。

伤筋动骨的搬迁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向记者表示:“石钢通过从城市搬迁到郊区来减轻城市环境压力,这个方法是值得借鉴的。因为现在钢铁产业布局调整中有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在大中城市中的钢企要逐步迁出去,不管钢企效益如何,作为耗能大户,始终对城市环境造成负面影响,而钢企因此受到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搬迁是迟早的事。”

尽管不得不搬,钢企的搬迁向来都被视为钢企发展的大忌,很多钢企在搬迁的过程中逐渐陷入债务泥潭难以自拔。所以钢企搬家这在行业内一直都是需要钢企慎重考虑做足充分准备方才能做出决定。

“钢企搬迁向来都是存在风险,这是伤筋动骨的事,搬不好就会‘搬死’,不过石钢搬迁有其必要性,同时石钢搬迁并非是挪地方那么简单,石钢搬迁有其特点和优势,所以这也是业内对石钢搬迁看好的原因。”河北冶金工业协会会长王大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石钢此次搬迁有三个特点:一是环保搬迁,即钢铁产能等量置换、污染排放大幅削减同时产品在原有基础上实现升级;二是钢企产品升级,据了解,石钢搬迁后将通过进行装备技术升级改造。实现产品结构更加优化,质量档次得以大幅提升。三就是实现循环发展,早在2011年,井陉矿区就被列入了国家资源枯竭城市之一,目前,矿区也在积极谋求转型发展,待石钢搬迁至此,将与煤化工及装备制造业共同形成矿区的循环发展产业链。

王大勇向记者表示,石钢的搬迁与之前钢企搬迁相比有共同点但也具有特殊性,钢企久居城市早已不被待见,而且石钢现在所占地段作为城市未来规划发展的重要方向,种种形势所逼也让石钢不得不搬,而石钢的搬迁给我们的重要启示就是今后工业厂址的选择必须要考虑长远。

“相比较而言,国外的一些工业企业在选择工厂地址上就要深思熟虑的多,这也体现出国外重工业的发展历程仍然需要我们去学习的。”王大勇表示。

而在谈及钢企搬迁需要具备哪些要素时,刘海民向记者表示,“首先就是技术和产品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其次职工安置问题必须能够妥善解决,最后就是钢企本身要有一定的家底,不能全部指望银行贷款,否则资金链必定会紧张,很多钢企就是这样被拖垮的。”

刘海民同时强调,石钢搬迁决不能作为将来钢企搬迁的模板和效仿对象,因为石钢搬迁有其特殊性,不具有代表性,也就是说钢企之间无论在产品竞争力还是在资金上都存在差异,不能一概而论,“石钢的搬迁将来就算证明是成功的,其成功经验也只能被用来借鉴,决不能复制。”刘海民表示。

数控钢筋锯切生产线

怀柔搬家

水处理树脂